河北省承德市隆化县董存瑞烈士陵园欢迎您!

景区荣誉

图片新闻

我亲历董存瑞炸碉堡之战

王继宗向官兵讲述董存瑞的故事 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的英雄壮举,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热血青年。但是前段时间有个别媒体却质疑董存瑞炸碉堡的真实性,引起...[详情]

存瑞视频

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存瑞 > 战友回忆 >

惊心动魄一瞬间

作者:董存瑞生前所在营教导 来源:隆化县董存瑞烈士陵园管理处更新时间:2017年08月22日

——董存瑞生前所在营教导员宋兆田回忆隆化战斗

今年是董存瑞烈士舍身炸碉堡为国捐躯69周年。

解放隆化战斗时,我是董存瑞所在营教导员,目睹了英雄的最后壮举。60多年来,英雄的音容笑貌,在战斗中矫健的身影,以及他手托炸药包,视死如归的高大形象,时时萦绕在我心里。

1948年5月25日凌晨,天刚放亮,我东北野战军第十一纵队解放隆化的战斗打响,我军以猛烈炮火对现苔山主阵地实施摧毁,随即,纵队主力三十一师向苔山守敌展开勇猛攻击。

与此同时,我三十二师向固守隆化城内主阵地——隆化中学之守敌展开攻击。我九十六团的进攻出发地“下洼子”,位于隆化中学正北方向,距离隆化中学敌核心阵地约1500米,距敌前沿阵地的外壕仅30余米。敌人在靠近“下洼子”防御阵地前沿筑有一个大碉堡,脚下筑有数个小暗堡。暗堡外围挖有一人深、五尺宽的堑沟。沟底插满削尖的梅花,外围设有陷阱,鹿砦、铁丝网。整个隆化敌人阵地上,设有40座钢骨水泥筑的这样碉堡群,当时敌人叫哮说:“其工事固若金汤,是谁也攻不破的。

我营第一梯队四连对面敌人靠近下洼子前沿设有一个大碉堡群,四连用了两个多钟头,伤亡40多人,才攻下这个大碉堡群。随后,我营第二梯队六连,接替四连向敌纵深攻击。六连代连长白福贵,指导员郭成华和师宣传干事程抟久率连队从四连打开的缺口向敌纵深防御阵地攻击,该突破口距离隆化中学约八九百米。六连的任务是从东北方向突破隆化中学。此时,在他们前进方向上学校东北角大墙外侧的敌防御阵地内,猖狂的敌人仍凭借事先构筑好的防御工事拼命抵抗。董存瑞爆破组的任务是,用爆破手段摧毁前进地域内敌人的炮楼和碉堡,为后继攻击部队扫清前进障碍。

在攻坚突击队长、六连一排长郭元芳指挥下,火力组全部轻机枪和营里配属的重机枪一齐开火,对敌人火力点进行封锁。郅顺义带领突击组首先跃出堑壕,为爆破组开辟道路。董存瑞带领爆破组抱着炸药包、手榴弹、器材和急救包等,紧随其后,迅速跟进。

敌人的机枪疯狂地扫射,严密封锁着他们的前进道路。还没有接近第一个炮楼,爆破手孙永清倒下了,接着张万才又牺牲了。这时,董存瑞一跃而起,在郅顺义的掩护下,顺利地炸掉了第一个炮楼。在各组的密切配合和董存瑞的指挥下,爆破组的同志们又先后炸掉了2个炮楼、4个碉堡,董存瑞亲手炸掉了第5个碉堡。

这时,营指挥所进到第二指挥地址——中学正对面约百余米土塄处,看到只剩下中学东北角横桥北头地面上一个大碉堡了,六连正在部署攻打这个碉堡,正在焦急时,接到六连副指挥员冯志远打来的电话,报告说:“战士李振德很勇敢,连续炸掉数个碉堡,争着要去炸掉剩下的那个炮楼,并提出申请火线入党。”我立即代表营党委批准,并让冯志远当众宣布。

敌人的子弹雨点般地射来,刚刚被批准火线入党的的李振德抱着炸药包勇敢地向敌炮楼冲去,就要快要闯过敌人的火力封锁线时,一颗子弹打中了炸药包上的雷管,炸药爆炸,李振德又牺牲了。

这时,董存瑞一跃而起,利用浓烟作掩护,向前迅速跃进,炸掉了这个碉堡。隆化中学敌外围防御阵地最后一个防御工事被摧毁,我和营指挥所的同志们一样,兴奋之情难以抑制。营长常胜命令,营预备队五连投入战斗,向隆化中学守敌直接发起攻击!

隆化中学墙外,是一片宽近200米的开阔地。五连向前冲击时,突然遭到敌人机枪火力从右侧横扫过来,把他们压制在开阔地里,不能前进,这才发现敌人火力是从中学东北角横桥扫射过来的。这座桥是敌人伪装的一个桥型暗堡,不炸掉它,就不能消灭学校里的敌人。此时董存瑞已完成数次爆破任务,又来到连长面前,要求亲自去完成任务。连长考虑想派另一个班执行任务,董存瑞着急说:“我是爆破元帅,我的任务还未完成”,扭过头面向郅顺义说:“如我牺牲完不成任务,你继续完成。”说完抱着炸药包向桥下冲去。

我在指挥所,看到六连有两个战士跃出壕沟,一个抱着炸药包,一个紧跟着掩护,他俩一会猫腰跃进,一会匍匐前进,一会一个扔手榴弹,一个借爆烟冲过敌人火力封锁。眼看爆破手接近大桥堡了,却突然腿上一震,踉跄了一下,我想是被敌人子弹打中了,但我们这位勇敢的战士仍顽强的挺住。在我火力掩护下,冒着敌人火力封锁迅速冲入桥下,但迟迟听不到爆破声,只见他在桥下东张西望、寻找放置炸药包位置。敌人桥形暗堡底部及桥两侧被水泥抹得很光,找不到放炸药位置。没有一个高的三角架是不能完成这项任务的。在这关键时刻,友军一个连从正门攻进中学,被敌火力阻击,不能前进,希望六连快速从北面突入。爬在地面的五连不时遭到敌人火力打击也希望六连赶快突破,团指挥所不时电话督促,正在这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只见爆破手迅速挺立在桥下中央,一手托起炸药包顶住桥底部,一手拉开导火索,一声巨响,桥形暗堡升向天空。我营部队迅速从炸开缺口冲入校内,配合友军全歼守敌,爆破手为解放隆化立下汗马功劳。

战斗即将结束时,我遇见了程抟久同志,从他那里才知道,手托炸药包舍身炸碉堡的爆破手就是董存瑞,紧随其后掩护的是郅顺义。我俩一起来到桥下,只看到一堆堆碎砖乱石,英雄一切什么都未看见,此时此刻我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静,既为失去一位年轻勇敢的战友而悲痛,也为隆化战斗的胜利而欣慰,更为营里涌现了这样一位英雄而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