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承德市隆化县董存瑞烈士陵园欢迎您!

景区荣誉

图片新闻

我亲历董存瑞炸碉堡之战

王继宗向官兵讲述董存瑞的故事 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的英雄壮举,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热血青年。但是前段时间有个别媒体却质疑董存瑞炸碉堡的真实性,引起...[详情]

存瑞视频

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存瑞 > 战友回忆 >

英雄和历史同在浩气与功勋长存——董存瑞战友忆述当年隆化之战

作者:办公室 来源:隆化县董存瑞烈士陵园管理处更新时间:2018年01月02日

今天是隆化战斗58周年纪念日。58年前的今天,全国战斗英雄董存瑞为了扫除部队前进的最后障碍——爆破国民党军队修筑在桥底下的一个暗堡,奋不顾身地一手托起炸药包顶住桥底,一手拉开导火线,炸毁敌人碉堡的同时,他本人也壮烈牺牲。我部队官兵沿着董存瑞开辟的道路奋勇前进,终于夺取这场战斗的胜利,彻底解放隆化,进而解放全中国。日前,记者采访了董存瑞当年的战友、现定居我市安享晚年的老革命崔茂兰。从崔老对当年战事的忆述和缅怀中,我们记住了历史,更看到了未来。

我们是同一个团队的战友

今年已76岁的崔老银发苍苍,身材魁梧,精神矍铄,乐观豁达。老革命告诉记者,全国著名的三大战役中,他参加了东北战役和平津战役。他16岁当兵,最早参加的战斗在八达岭以北的烟青县,隆化战斗是他从军以来的第五场战事了,那年他才18虚岁,尽管是个虎头虎脑的毛头小伙,然而将近两年的戎马生涯还是使他成熟了不少。

崔老说,他和在隆化战斗中舍身炸碉堡的董存瑞是战友,同属华北独立第二师476团,那时幡号变化很快,到隆化战斗打响后,他们所在的团已更名为四野战军11总队了。董存瑞来自河北省怀来县南山包村,而他来自北京郊区密云县康各庄村;在解放隆化的那场战斗中,董存瑞是爆破队队长,而他在突击队给连长当通讯员。他告诉记者,董存瑞家境贫寒,也是个苦大仇深的农村娃,所以参军后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杀敌本领。

1948年5月,他们随部队开赴到隆化城外,解放隆化的战斗即将打响。隆化是承德的屏障,它背靠苔山,左边是隆化中学,敌人在苔山布置了大量火力控制着隆化。隆化中学是敌人防守隆化的咽喉,拔掉这个防御火力点,等于在敌人背上插上尖刀,能够有力支持东北友军的战略反攻,是解放隆化战役致胜的关键所在。战斗打响前夕,团队召开动员大会,四面红旗挂在台前:“爆破”、“火力”、“突击”、“支援”几个大字在红旗上闪闪发光,战士们个个群情激奋。当四个队开始选队长的时候,他看见董存瑞大步走上讲台自荐爆破队队长。作为春季大练兵中全师有名的“模范爆破手”,董存瑞亦众望所归地被大家一致选为“爆破元帅”,当他从连长手中接过“爆破”红旗时,他庄重地向党保证:“坚决完成任务,不消灭敌人誓不回来!”

战斗在黎明时分打响

然而,敌人被消灭了,董存瑞却再也没有回来!崔老沉痛地告诉记者,那是1948年5月25日,那场仗打了一天,部队半夜出发,凌晨3点钟进入敌人布控的阵地。隆化城西的苔山上有一座名为棒槌的高塔,4时30分左右,天刚蒙蒙亮,棒槌塔已依稀可辨,此时他看见从天空中打出3发红色信号弹,继而弹落塔倒,战斗打响了。董存瑞和他的战友手抱炸药包,在炮火的掩护下,机智地绕过敌人一个又一个火力点,按照战略部署,分别把敌军的4个地堡炸得精光,顺利地结束了外围战爆破任务。隆化中学东北角外围被打开了,突击队的战士们听到冲锋号,一个个冲出战壕,勇猛地向前冲去。这时突然从隆化中学外侧的一座桥上喷出了敌人的机枪火舌,子弹如暴风雨般打了过来,刚冲上去的战士一个个倒下。原来敌人在隆化中学墙外一座桥的两边筑着一个十分隐蔽的桥型碉堡,还在河床里埋藏着数不清的木桩和钢筋,显得危情四伏。敌人就是利用占据的有利地形和优势,居高临下地向我军阵地猛烈射击,给我军造成极大伤亡。如果不炸毁桥型碉堡就接近不了隆化中学,解放隆化战斗的胜利就要被延误。爆破队士兵们前赴后继,当爆破手李振德被派出去执行爆破,又被敌人子弹打倒后,董存瑞迫不及待地向连长请战,经过再三考虑领导批准了他的请求。

董存瑞出发了,在战友郅顺义的掩护下,他向敌人碉堡慢慢匍匐过去。敌人的机枪不停地响着,他忽而左忽而右,机枪打紧了,他就伏下不动;机枪停止了,他就机智地往前滚进几米。敌人发现了动静又扫射了过来,这时董存瑞突然感到腿上中了弹,鲜血顺着裤子流淌出来,洒在沙土上,但他依然忍着剧痛继续环顾四周,向敌人碉堡靠近。敌人的机枪仍在疯狂地肆虐扫射,董存瑞面前一片火海,死亡紧紧压迫着他。这时战友郅顺义看到这般情景,马上连续投出手榴弹掩护董存瑞。手榴弹一个个在敌人碉堡前开了花,敌人的火力被吸引过去了,机枪声嘎然而止。在这一刹那间,董存瑞借着黑烟的掩护,奋力爬起来向碉堡跑去,越过河沟,他跑到了桥型碉堡底下。在碉堡下董存瑞抱着炸药包,他环顾周围,四面都是光秃秃的,从地面到桥底有一人多高,连根树枝也没有。炸药即无东西可撑,又无地方搁放,董存瑞急得冒出汗来。正在这时,反击的时间到了,大批后续部队开始攻上来。濒临死亡的敌人还在垂死挣扎,碉堡上又增加了十几个暗枪眼,凶狠地冒着火舌。在弥漫的硝烟中,董存瑞从容地举起炸药包,拉开导火线,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喊道:“同志们,为了新中国冲啊!”

随着一声巨响,一团火光冲天而起,敌人的碉堡顷刻间被炸得无影无踪,溃不成军的残敌纷纷投降。大桥轰然倒下,斜卧在河面上。战士们踏着董存瑞用生命开辟的道路,愤怒地高喊着:“为董存瑞报仇!”扑向敌人,冲向隆化中学。“我们平时在电视上看到的是大砖桥,其实那是一座大木头桥。”崔老补充道。

我军冲进隆化中学以后,国民党一架飞机紧跟着飞来,在校园上空盘旋不去。机警的张营长看到操场的旗杆上已经放下的国民党国旗,为了保护弟兄们的安全,立马飞奔过去将旗升起来。岂料,那是一架运输机,机舱内的敌人看到自己的旗帜,以为是自家的军队,于是将重机枪、轻机枪、子弹以及粮食等一包接一包地往下扔,这一扔非同小可,足足有36大包。看着这些从天而降的战利品,战士们乐了,因为担心懵懂的敌人清醒后会顿起报复之心,他们纷纷上前把物资转移放好,然后立即撤离。果不其然,我部队撤离不到两分钟,发现上了大当吃了大亏的敌军愣过神来,马上驾着轰炸机疯狂地俯冲下来,嚣张地朝隆化中学扔下几十枚炸弹,然后撅着屁股悻悻而逃。堪叹此时的隆化中学刹那间被毁得一片狼藉,炮弹落处,烟柱腾起。由于学校里还住着国民党的士兵和家属,一间房子里放着敌人刚赠送的粮食和武器,我军迅速返回救人灭火。战士们众志成城将罪恶的火焰扑灭后,又把救出的30多名国民党家属集中起来交给地方政府安置,留下粮食,将武器弹药带上了继续行军的征途。

在隆化战斗中,崔老被记小功一次。老人撩起右腿裤管,指着足三里处两个指印般大的小疤痕说,这就是战争的印记,在突击中,他受了轻伤,子弹呼啸着从左边进,从右边出,左小腿鲜血直冒,可他抱着轻伤不下火线的意念,稍稍包扎后继续往前冲。崔老滔滔不绝地讲述着,语调忽而轻松忽而沉重,令人仿佛看到了当年战士们的乐观与忧患。

定居南方油城安享晚年

从枪林弹雨中走过来的崔老告诉记者,战争是残酷的,当年和他一起从老家出来当兵的共7人,可第一场战斗下来,就牺牲1人失踪1人残废1人,少小离家的几个农村娃,走出家门还不到3个月,就经历了人世间最肝肠寸断的生离死别。

崔老由衷地对记者说,他深爱茂名这块热土,其实他在1949年底就随部队到了我市的电白水东,此后又辗转湛江、广州、湖南衡阳等地,1990年在湖南离休。1994年5月携妻来茂随在三茂铁路公司茂名东火车站工作的儿女一起生活,至今已10多年,感觉挺好,气候好,人文好,儿媳妇还是本地茂港米粮人家贤惠孝顺的姑娘。崔老天天读书看报,保持思想上与时俱进,审时度势,从硝烟弥漫的战争岁月,到欣欣向荣的和平年代,直至今天正在万众一心全力创建的和谐社会,都在他的心底留下深沉的记忆。

《茂名日报.B版》(2006-05-25 第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