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承德市隆化县董存瑞烈士陵园欢迎您!

景区荣誉

图片新闻

我亲历董存瑞炸碉堡之战

王继宗向官兵讲述董存瑞的故事 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的英雄壮举,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热血青年。但是前段时间有个别媒体却质疑董存瑞炸碉堡的真实性,引起...[详情]

存瑞视频

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存瑞 > 战友回忆 >

争当“爆破元帅”

作者:办公室 来源:隆化县董存瑞烈士陵园管理处更新时间:2018年01月09日

1948年5月18日,部队开到了距离隆化县城5里地的小山村——土窑子沟。紧张的战前准备工作在进行着。从驻地往敌人前沿挖交通壕,他们不分昼夜地轮班挖,董存瑞鼓励大家:“咱们加油干呀,早挖成一天,隆化就早解放一天。”在他的带领下,全班战士争先恐后地挖,提前一天完成了任务。接着,他们又捆炸药包、钉梯子,做火药支架。

5月24日,几位首长来到董存瑞他们的驻地检查战前的准备工作。董存瑞边吃饭边兴奋地和战友们议论着:“嘿,这回可要干上了。”一上午,他几次去连部请战,要求当“爆破元帅”。

全连召开了“挂帅点将”战前动员大会。会上,董存瑞站起来,要求首长批准他挂帅。

1952年董存瑞生前战友座谈记录:

下午连里正式开始动员,挂帅点将,董存瑞第一个站起来夺取了帅旗,报告了自己的决心和保证:“第一,坚决完成爆破任务,消灭敌人,为热河人民报仇,为头沟村的老大娘报仇,完不成任务,不回来。第二,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喊叫,如果牺牲了,就由另外两个爆破手继续完成任务。”

董存瑞的爆破组里一共3个人,除他以外,一个是9班长李振德,另一个就是郅顺义。

点了两个机枪组,一位是机枪班长傅宗瑞的组长,另一位是机枪班副班长郭世忠的组长。另外又点了突击组、投弹组。经过民主评定和上级批准后,当日召开了合同立功会,研究了协同立功方法,各组指出了保证和相互的要求。董存瑞是党小组长,他抓紧时间召开了党小组会,要求每个党员能带头冲锋,临危不惧,不失掉联络,多作鼓动工作。并说明去年没攻下隆化是由于装备不够,而这次打隆化,有大炮配合,一定可以攻下来,他这样更进一步鼓舞了全体党员的胜利信心。

李振军(董存瑞生前所在96团副政委):

如何把战前政治工作落到实处,吸取上次攻打隆化的沉痛教训,充分做好战前准备,一举攻下隆化城,我决定深入开展军事民主,把具体战斗任务落到每个战斗班组和个人,与他们签订立功合同。同时,把最困难的爆破任务单列出来,立“帅旗”,由干部、战士自由竞争,被公认优秀者,还可在连的范围点“将”。我就是在2营6连的“挂帅点将”誓师大会上又一次见到董存瑞的。

6连大会的主席台上立着四面大旗,一面是“爆破元帅”大旗,另三面分别为“突击大将”、“火力大将”和“支援大将”旗。为争夺“元帅”,会场气氛显得格外紧张。先是战斗组长王海山要当“元帅”。接着是2班赵班长,他叫什么我忘记了,只记得他黑脸膛,厚嘴唇,是个大个子,在同班战士的刺激下,他十分激动,说话直结巴,他说:“我老赵要——当元帅,保——准马到成功!”第三个站起来的就是董存瑞。由于兴奋,他脸红红的,额上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他拍着胸脯,声音宏亮如数家珍地摆了6班应当挂帅的全部“正当理由”,他还说:“这次大练兵,我们专门进行了艰苦的爆破训练,对完成爆破任务,是绝对有把握的……”他说话间那“非我莫属”的气势,那“一切全不在话下”的神态,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经过民主评选,举手表决,最后董存瑞班的同志们都当选为“爆破元帅”。

当董存瑞代表6班来到主席台上,双手郑重地从连长手中接过了“元帅”大旗时,全场掌声雷动,我也被这沸腾的场面激动了。我真想对他们说:“小鬼(其实当时我也不到30岁),你们想过吗?你们奋力争取的帅旗,不仅标志着荣誉,还意味着冲锋陷阵,准备付出血的代价……

郅顺义(董存瑞生前战友):

正当6连接受攻打隆化突击任务前,董存瑞当了6班班长,而我调出6班,到7班当了班长。在我离开6班那天晚上,班里开完欢送会,我们俩在一起说了许多心里话,一致表示,在今后的战斗中,要密切配合,共同杀敌,共同立功,坚决把敌人消灭在隆化城。

5月24日这天,风和日暖,同志们个个喜气洋洋,士气高昂,6连聚集在村旁一块长着几棵白杨树的大洼地里,召开隆重的“挂帅点将”大会。“点将台”上,并排竖起的四面红旗迎风飘舞。旗上分别写着“爆破”、“突击”、“火力”、“支援”八个大字,格外显眼。会场上,“报告”声响个不停,此起彼伏,像开了锅的水,群情激昂。董存瑞是全团有名的爆破手,曾经不止一次地出色完成爆破任务。大家信任了,一致赞成6班长董存瑞挂“爆破元帅”。

董存瑞挂了“爆破元帅”。战士们热烈地把他拥上了“点将台”。指导员授给他“帅旗”。董存瑞站在台上,紧握着“帅旗”发愣了。他掌旗的手在微微抖动,看得出他的心情太激动了。

 “元帅,你点将啊!“我着急地喊道。台下也都跟着喊起来。

董存瑞点了点头,台下立刻鸦雀无声。一百来双眼睛都盯着董存瑞。我的眼睛紧紧瞄住董存瑞手里的帅旗,直至听到董存瑞大声喊道:“点7班长郅顺义为‘突击大将’,杨德祥、王子元为副将”。我顿时觉得浑身发热,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接着,董存瑞又点了“火力”、“支援”大将,给我们3人授了另外3面红旗。各组代表宣誓,我代表突击组,庄严地举起了右手,一字一句地表达着内心的誓言。

1954年董存瑞烈士纪念亭碑文:

他在隆化战斗前的宣誓表现了坚决的斗争意志和崇高的自我牺牲精神。他庄严地说道:“党把最光荣的任务交给咱们了,没有第二句话,天塌了也得完成它!咱们练兵吃苦为什么?咱们拼死战斗为什么?咱们好多同志都牺牲了又为什么!别的不说光看咱们来的这条路上那些老百姓吧。他们过的是什么日子!为了给牺牲的同志报仇,为了给千千万万的老百姓报仇,为了全中国人民都吃饱穿暖,为了小弟弟、小妹妹都能上学念书,我们坚决响应党的‘五一’号召,打响头一炮。这回我把生命都交出来了,打伤不下火线,打死也别把我拉下战场,就把我当成一块土,填到外壕,死也要把隆化拿下来!”

1952年董存瑞生前战友座谈记录:

董存瑞在家没念过几天书,到部队后,又总是打仗,也识不了多少字。可是他却有一套天才的绘画技术,他的挂包里常装着纸和铅笔,一有空就掏出来画个小漫画,进行表扬和批评,或作为帮助记忆的工具。在打隆化时,爆破敌碉堡的那些炸药包上,差不多每个上面都有他的作品。他热爱自己的武器,自然要为其装饰,由于炸药包分量不等,要炸的对象也不同,所以在炸药包上画有要炸的某个碉堡的样子,或送炸药的爆破手匍匐前进的形象,或是敌人在那里战斗待毙的丑态。有的画上还配有顺口溜:“仇恨满胸情怀,隆化要打开。新中国要靠我们的双手建起来!”